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贸商业案例 >> [ 托运人未将货物妥善包装装箱的责任归谁 ]
  外贸商业案例  
  哈佛MBA案例[2676]
  四大杰出商业案例[2583]
  困难的商业IT联盟[2449]
  “小鱼”战略,朗...[2579]
  贩卖快乐 嘉年华...[2552]
  定位鲜明 奇瑞QQ...[2341]
  家乐福走到十字路...[2528]
  可口可乐“下乡”[2301]
 
2011年深圳电子生产设备展-微电子工业展览会
第三届深圳动漫节隆重启动
第八届中国国际润滑油、脂及调和技术设备展览会
2007年12月15-17日中国(青岛)国际涂料及化学建材展览会
2007IFA德国柏林国际电子消费品展览会
第十三届上海国际服装纺织品贸易博览会
2007年中国(深圳)国际黄金珠宝玉石展
2007年山东(烟台)迎春商品交易会暨年货会
广东食品走向东盟展示会
 
香港世贸中心会
康乐园乡村俱乐部
深圳聚豪会高尔夫球会
囍滿庭海鮮酒家 Joy Garden
香港日本人俱乐部
富临大酒店
京港酒店
珀丽酒店
石景山旅游中心
景轩酒店
深圳锦江国际酒店 
深圳会展网
 
 
 
托运人未将货物妥善包装装箱的责任归谁

【案情】

   1997815,东方公司接受土畜产公司的订舱,开具了一份已装船正本提单,托运人为土畜产公司。1997819晚,当“鳄鱼坚强”轮停泊在上海港时,船上发现二舱冒烟。上海市浦东新区环境监测站到场检查,认定是OOLU3360121集装箱内装载的货物二氧化硫脲自燃。事故发生后,东方公司即委托了上海中衡咨询有限公司于199782619988月对出事的集装箱进行检验,后一次检验东方公司还委托了香港专家EDMONDSON、新加坡专家MULLEN一同参加,几份检验报告的一致意见是货物是由于装载不当引起自燃的。

  东方公司遂诉至法院,请求中化公司和土畜产公司赔偿其各项损失。

  【裁判】
  上海海事法院经审理认为,土畜产公司作为涉案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托运人,违反了《海商法》关于托运人应将货物妥善包装并装箱的规定,应对由于其过失而造成的承运人的损失负赔偿责任。中化公司仅是实际的货主,与东方公司之间并无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其与土畜产公司之间的外贸代理协议,不能对抗承运人。同时东方公司对其诉讼请求应当负举证责任,应提供证据证明其费用发生和对外赔偿的必要性与合理性。对于完成举证责任的部分诉讼请求,法院可依法予以支持。遂判决土畜产公司赔偿东方公司因货物自燃造成的损失,对东方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未予支持。一审判决后,双方均未上诉。

  【评析】
  一、涉案货物在事故发生时未载入生效的《国际海运危险货物规则》,但托运人仍负有将货物妥善包装并装箱的义务。

  根据《海商法》第六十六条的规定,托运人对托运的货物,应当妥善包装。由于包装不良,对承运人造成损失时,托运人应当负赔偿责任。涉案货物的自燃,经检验,是由于集装箱内的货物本身的包装不良,在装入集装箱时又未尽职尽力,将货物与集装箱箱壁之间的缝隙用衬垫物固定,导致货物在运输过程中因震动等原因,包装破裂,货物暴露于空气中,与空气中的水分反应引起自燃。上海中衡咨询有限公司出具的检验报告注明第一次检验是在1997822进行的,当时在场的人员有东方公司、中化公司以及提单列明的收货人的代表。对这一情况,当事双方并没有提出异议,对该检验报告法院予以确认。而提单又注明是托运人装箱,承运人接收的是整箱货物,对集装箱的内部情况并不了解。故法院认定土畜产公司违反了《海商法》关于托运人应将货物妥善包装、装箱的规定,属托运人的过失,对由此而引起的承运人的损失,托运人应当负责赔偿。

  二、托运人关于其与实际货主之间存在外贸代理关系,应由实际货主承担对外责任的抗辩不能对抗货物运输的相对方———承运人。

  在国际贸易实践中,外贸代理比较常见,有或没有对外贸易经营权的公司、企业(委托人)都可以委托有对外贸易经营权的公司、企业(受托人)在批准的经营范围内,依照国家有关规定为其代理进出口业务。这时,受托人往往以自己的名义对外签订贸易合同,外贸代理关系不公开,所订贸易合同的权利义务由受托人而不是委托人承担。新的《合同法》出台后,针对受托人不公开代理关系订立的合同,规定了受托人的披露义务、委托人的介入权、第三人主张权利的选择权等内容(第四百零三条)。在适用该条规定的情况下,委托人(实际货主)在受托人(外贸代理人)披露和第三人(贸易合同相对方)选择的情况下,可直接对第三人承担权利义务。但,这是针对受托人与第三人签订的进出口贸易合同而言。对于独立于贸易合同之外的运输合同,即使按照新《合同法》的规定,为订立贸易合同而确立的外贸代理关系亦不足以对抗运输合同中的承运人。  

  首先,从运输合同关系而言,提单是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证明,根据涉案提单记载,承运人为原告,托运人为土畜产公司。中化公司仅是实际的货主,与承运人之间并无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托运人应对由于托运人的过失而造成的承运人的损失负赔偿责任。

  其次,从外贸代理关系而言,土畜产公司与中化公司之间的代理协议,无论是从订约目的,还是从协议内容,均是针对涉案货物的出口贸易,而非运输安排。土畜产公司仅是中化公司的外贸代理人,而非货运代理人。因此即使本案适用新《合同法》,第四百零三条规定的情况也不适用于本案。  

  同时,虽然土畜产公司提供了外经贸部及山东省人民政府的有关外贸代理规定,但这些规定均主要规范委托人和受托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并没有解除受托人对外应当承担的义务和责任。  

  综上,承运人仅能依据提单运输合同关系向托运人土畜产公司追偿受到的损失,而土畜产公司关于其与实际货主之间存在外贸代理关系,应由实际货主承担对外责任的抗辩不能对抗承运人东方公司。

 
上一篇: 不许分批条款在信用证修改中的延伸
下一篇: 国际民商案件——谁应该管辖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 深圳世贸中心俱乐部 有限公司 ccc